richter-fenster-detail-im-koelner-dom-c0cf4833-43be-4b66-a408-59e1b2ccf319

2014我的电影六大

2014年看的电影不多,自然能够被选进私人榜单的片子也少得可怜。所以这次只数了六部电影,凑不齐十大。

其中一大原因是秋季学期到海德堡交换,前期准备忙,抵达德国后才发现原来不能非法下载。直接导致后半年看电影艰难。

废话少说,以下就是我的「2014六大」。继承过去传统,所谓2014,其实是指我看到它们的时间,而非电影开始发行的时间。

67650189_副本

科隆寄宿日记:Genesis

十月份海德堡大学通过校内邮箱给外国学生发了一封邮件,有报名参加Experiment e.V.(办公地点位于Bonn)社会实验的机会,在圣诞、元旦假期于一个德国家庭作客两个星期。

我仔细地填了报名表格(是需要认真填写的类型,要简单自我介绍,表明期望和你能为寄宿家庭做些什么),并交了40欧的参与费用。

收到我的材料后,他们有发邮件确认。然后就是等待,余下的就是他们的工作。

Weihnachtsmarkt_Marktplatz_Udo_Filsinger

于德国过冬

似乎已经习惯,每天醒来时,天总是灰蒙蒙的。

德国的冬天是(几乎)没有太阳的。当然也不能跟北欧国度作比。如果Fifty Shades of Grey的作者想找灵感,从海德堡向斯德哥尔摩进发,那她绝对能顺利找到不同深浅的灰;又或者,可能呆在英国就已足够。

除了周二正午有课,余下日子都是下午才有课。15时,已有我认知上傍晚的模样。16或18时赶去上课时,有种去上晚课的质感。这一切在我生活过的城市,都是不可能的。

人呆在一个新的环境里,可能主观上并没有去作出什么努力,事实上已慢慢在对一些不同的东西习以为常。

比如我们的12至2月是冬天(当然其实各地有不少差别),而在澳大利亚,是夏天。比如有些人于每年的一段时间里,持续生活在黑夜或白天中,而我们的生存体验是,黑夜和白天总是每天分明。不讲气候,人家美国摩门教还有一夫多妻制呢。

「平常」,可以有着不同形态。

1'

When an Italian and a Chinese talk about Germany…

Andrea is a law student from Genoa, Italy who’s doing Erasmus at University of Bonn. This weekend he’s visiting me in Heidelberg and I seized this chance to confront ourselves about what we found by so far in Germany as two Erasmus students.

With our young minds, we live, observe and make our naive reflections. We treasure the opportunity of doing Erasmus in Germany, therefore we explore with round eyes and joke about tiny obstacles. For the first post, off we go with some polemics!